H1N1疫情规模预测和对经济的可能影响



<><>自今年墨西哥爆发H1N1病毒的严重疫情以来,全球闻「疫」色变;人类社会在遭受上波SARS的考验后,历经六年,再度被H1N1唤醒沉痛的记忆。截至5月12日为止的统计,全球已经有超过4,380个确诊病例,死亡人数49人。虽然H1N1不似SARS般那样具备高致死率的杀伤力,也不会在痊癒后留下无法修复的肢障后遗症,但是在休养治病的过程里,还是会对人类经济活动造成妨害。人类的社会活动在全球化,传染病也在全球化;透过人员交通、货物运输的传染途径,将使得劳动力的生产效率减损,这会直接造成消费需求的减少与投资期望的降低,间接增加公共卫生成本与医疗支出。任何一场大规模的人瘟流疫,对目前积极想摆脱不景气的各国而言,都是经济活动的负面变数。

<><>我国係海岛国家,不像自然资源大国那样可以自给自足,必须依赖全球化的经济活动,透过国际贸易,满足全体国民的生活需求。有鉴于「新型流感」疫情有恶化趋势,将对全球造成相当程度的冲击,存在有间接影响我国经济活动的可能性。因此评估其可能情境,以做好未来「经济防疫」的準备工作。

<><>

<><>一、疫情对经济活动的影响途径

<><>依照传染病的爆发走势,大概都是先急升后趋缓,由于病毒活动能力与气温有关,约莫有其季节性的特徵。因此区分几个时段,作为影响层面的观察区块,主要说明如下:

<><>宣告效果:
出现第一例之后,防疫活动展开,疫情尚未全面扩张,民众的医疗支出最先增加。恐慌心理影响之下,持有货币的预防性动机上升,利率略增,购买民生储备亦增。资产市场会有波动现象,外资撤退。娱乐事业的冲击会最显着。

<><>短期影响:
第一例确诊后,疫情迅速散布,一週内会透过公共运输与公共设施,快速传播。求诊人数激增,将冲击劳动生产力在先,疫情将与人口集中程度有正相关,呈现城乡差距。国内投资与国内消费会迅速减少,国际贸易活动随着人员活动与货物运输的减少,也急速萎缩规模。尤其是校园传染与公园传染,受抚养人口的疫病,会间接影响劳动人口的生产时间。

<><>中期影响:
一个月内到达「临界点」,考验国家医疗体系与维持社会秩序的能力。政府支出除了用在公共卫生的预算,还要追加治安预算。地下经济活动的传染途径,开始与非典型饮食市场出现合流,扩大疫情散布区域。劳动休养治病的损耗,也将反映在薪资所得上,间接影响资产价格,消费与投资双双下滑。

<><>长期影响:
随着疫情的退散,消费信心会率先回稳,然而休病期间造成的产能短缺与实质所得缩水,会出现向政府求救的声浪。产业纾困与失业救济都汇给政府赤字增加压力,举债的特别预算增加,又会让主权评等下滑,经济成长率会在这一季难见曙光。国际贸易的版图会面临重新洗牌的状况,生产基地与营运中心的移动,会出现资本在国际间大规模的移动,间接影响汇率。主权基金会逢低承接,资产会从本国人移转为外国所有。

<><>后遗症:
疫情过去后,人类社会对瘟疫的不安全感记忆却难以抹去;对抗病毒的卫生医疗服务都会增加需求。这一年的出生人口会更少,将在下一个世代对教育与消费造成影响。不安全感将促使更多公务职位的需求,停工闭厂也会让周转不灵的边际企业消失,为这波大失业潮雪上加霜。共经历恐怖历练的国家,会在区域间加紧合作关係,国际组织更显的有发言份量。不止地上经济会因为这波疫情有暂时性的受挫,会出现社会结构变坚强的转变;连带地下经济社会,也会转型为更有组织的集团,在经济情况动荡的过程里套利,利差扩大都会增加其犯罪诱因,使得地下经济的规模有所进化。

<><>

<><> 流行疫情扩散阶段对典型经济活动恶化的可能影响

<><>疫情程度

<><>国内消费

<><>国内投资

<><>政府支出

<><>国际贸易

<><>旅游警示

<><>1.娱乐减少

<><>1.持有货币增加

<><>1.增加防疫物资

<><>1.减少观光

<><>

<><>2.旅游减少

<><>2.药厂受惠

<><>2.防疫演习

<><>2.减少游学活动

<><>宣告效果

<><>3.食品饮料受挫

<><>3.生技研发增资

<><>

<><>

<><>

<><>1.婚宴减少

<><>

<><>1.增加公共卫生支出

<><>1.减少商务旅行

<><>疫情爆发

<><>2.交通减少

<><>1.冲击服务业

<><>2.增加内政措施

<><>2.减少食品流通

<><>

<><>3.集会游行减少

<><>2.金融股领跌

<><>3.退抚申请增加

<><>3.减少国际展览

<><>短期影响

<><>4.医疗支出增加

<><>3.民间借贷增加

<><>4.动员召集开始

<><>4.减少文化交流

<><>

<><>5.高铁亏损

<><>

<><>

<><>5.留学活动转向

<><>

<><>1.百货业萧条

<><>

<><>1.增加治安支出

<><>1.停止世界活动

<><>疫情最高峰

<><>2.观光减少

<><>1.冲击製造业

<><>2.加强社会扶助系统

<><>2.减少国际订单

<><>

<><>3.运输业萧条

<><>2.电子股续跌

<><>3.清理街头

<><>3.各国计画撤侨

<><>中期影响

<><>4.捷运亏损

<><>3.商业週转失灵

<><>4.健保亏损

<><>4.追加防疫物资

<><>

<><>5.夜市萧条

<><>4.通信网路看好

<><>

<><>5.国际人道援助

<><>

<><>1.庆祝行情

<><>

<><>1.增加产业纾困额度

<><>1.人员开始通行

<><>疫情结束

<><>2.促销活动抢现

<><>1.薪资不再

<><>2.增加失业救济措施

<><>2.生产基地洗牌

<><>

<><>3.纪念活动

<><>2.失业更甚

<><>3.退抚亏损

<><>3.外资併购潮

<><>长期影响

<><>

<><>3.传统产业劣化

<><>4.举债压力扩大

<><>4.重新营运计划

<><>

<><>

<><>4.银髮产业兴起

<><>5.经济负成长

<><>

<><>

<><>

<><>5.生技产业兴起

<><>

<><>

<><>

<><>1.出生人口减少

<><>1.产业集中

<><>1.政府赤字扩大

<><>1.移民结构改变

<><>后疫情时代

<><>2.民间消费衰退

<><>2.城乡差距扩大

<><>2.货币贬值

<><>2.贸易赤字扩大

<><>

<><>3.薪资水準降低

<><>3.民间储蓄增加

<><>3.税赋压力增加

<><>3.区域整合加速

<><>后遗症候群

<><>4.贫富差距加大

<><>4.金融体系获利低

<><>4.公务人员比例上升

<><>4.海外投资减少

<><>

<><>

<><>5.技术进步率停滞

<><>5.失业率增加

<><>

<><>

<><>

<><>

<><>6.教育成本升高

<><>

<><>

<><>

<><>

<><>7.经济成长趋缓

<><><><>资料来源:本研究整理

<><>

<><>其他各经济部门的可能影响,包括消费、投资、国际贸易、国际原料等市场变化,以及随之应变的政府支出与地下经济部门,如表二所列:

<><> 流行疫情扩散阶段对其他经济活动恶化的可能影响

<><>疫情程度

<><>资产市场

<><>能源及原料市场

<><>地下经济

<><>旅游警示

<><>1.多空交错

<><>1.秃鹰蓄势待发

<><>1.诈骗增加

<><>

<><>2.避险基金起飞

<><>2.OECD开会

<><>2.地下保单恶化

<><>宣告效果

<><>3.心理因素震荡

<><>

<><>3.地下金融放空

<><>

<><>1.恐慌卖压出笼

<><>1.油价下挫

<><>1.走私增加

<><>疫情爆发

<><>2.不动产下挫

<><>2.瓦斯价上升

<><>2.偷渡增加

<><>

<><>3.外资撤退

<><>3.贵金属需求增加

<><>3.偷窃增加

<><>短期影响

<><>4.期指看跌

<><>4.煤炭价跌

<><>4.老人保单破产

<><>

<><>5.利率下挫

<><>

<><>5.金钱豹亏损

<><>

<><>1.证券下挫

<><>1.电价上扬

<><>1.毒品增加

<><>疫情最高峰

<><>2.美股下挫

<><>2.水价上扬

<><>2.军火增加

<><>

<><>3.汇率下挫

<><>3.钢铁重金属

<><>3.抢劫增加

<><>中期影响

<><>4.黄金裕债券价扬

<><> 需求增加

<><>4.储蓄合作社倒会

<><>

<><>5.商业保险亏损

<><>

<><>5.高利贷增加

<><>

<><>1.国际资金回流

<><>1.碳基金上升

<><>1.性交易回温

<><>疫情结束

<><>2.期指看涨

<><>2.生技基金上升

<><>2.赌博增加

<><>

<><>3.股市反弹行情

<><>3.医疗基金上升

<><>

<><>长期影响

<><>4.房地产市场

<><>4.机械人基金上升

<><>

<><>

<><> 向下修正

<><>5.绿能源产业兴起

<><>

<><>

<><>

<><>6.国际照护基金

<><>

<><>

<><>1.主权基金入侵

<><>1.国际专利

<><>1.犯罪组织集中化

<><>后疫情时代

<><>2.资产所有权易位

<><> 价格上涨

<><>2.犯罪人口年轻化

<><>

<><>3.外汇存底减少

<><>2.国防压力增加

<><>3.犯罪所得国际化

<><>后遗症候群

<><>4.国民财富萎缩

<><>3.国际组织更重要

<><>4.犯罪手法科技化<><>资料来源:本研究整理

<><>

<><>二、疫情全球化的实质冲击--以SARS为参考基準

<><><> 亚洲开发银行统计

<><>中国损失179亿美元、香港损失120亿美元、亚太地区全部400亿美元、台湾约30亿美元、全球590亿美元。<>SARS疫情爆发只有短短3个月,却影响深远,中研院公布台湾社会消费减少了新台币233亿元,财物损失高达新台币162亿元。

<><><>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

<><>历年的大规模病毒流行,与两种因素有关;一个是传染规模,另一个是致死率。前者与病毒自身的生物能力有关,传染途径会决定其影响人数,后者则与人类的医疗技术与社会的卫生条件有关。历年疫情载如下表:

重大流行疫情的历史纪录与影响规模

<><>历年疫情

<><>全球累积感染规模

<><>死亡人数

<><>平均致死率

<><>SARS

<><>8,098人

<><>774人

<><>10﹪

<><>禽流感

<><>421人

<><>257人

<><>61﹪

<><>H1N1

<><>5千人以上

<><>超过五十人

<><>0.4﹪-1.6﹪

<><>一般季节性流感

<><>

<><>每年25-50万人

<><>0.1﹪

<><>西班牙流感

<><>横扫全球

<><>4,000万人

<><>1﹪<><>资料来源:本研究整理

<><>

<><>三、以SARS为基準,调整H1N1疫情的参考係数

<><>各机构及媒体披露的预测资料

<><>我们收集各媒体所刊载的预测数据,并无一致的看法,都在上兆美元之上,且其猜测根据阙如。目前仍然没有相对精準或着可信的参考资料,余载如下表:

目前各研究单位对H1N1疫情规模的经济预测

<>预测单位

<>人命损失

<>金钱损失

<>经济衰退程度

世界银行

全球7000万

全球3兆美元

全球-5.0﹪

澳洲智库

Lowy Institute

全球4.4兆美元

美国国会预算处CBO

美国5亿-6.75亿美元

WBB证券

美国1.4兆美元

经济学人

全球-12.6﹪

国际货币基金IMF

墨西哥-3.7﹪

野村证券

亚洲严重程度预估超过世界其他地区<><>资料来源:本研究整理

<><>

<><>经济活动的背景係数调整:

<><>A.「毁灭性」灾难情境:

<><>一般认为H1N1疫情「严重」的看法,是根据其传染途径类似1918年H5N1疫情,将横扫全球;还有就是其平均致死率的平均值近似,都在1﹪左右。惟近百年以来,卫生医疗技术已经有大幅进步,人类也历经多次疫情考验,社会体系演化出与病毒相处之道,像西班牙流感那样的大规模流行,不太可能再出现类似的生命损伤。

<><>

<><> B.地震模式的两个界值:

<><>原本估计致死率在6﹪-7﹪的H1N1流感病毒,已经再度向下调整到0.4﹪-1.6﹪,均值为1﹪,其信赖区间在0.6﹪与-0.6﹪之间。亦即与一般季节性流感的平均值0.1﹪相比较,威力大约十倍;但与SARS的平均值10﹪相比较,也仅其十分之一。以对数函数来看其传染程度,约可分为:一般季节性流感是「一级震撼度」,SARS是「三级震撼度」,H1N1疫情的严重程度是「二级震撼度」。

<><>

<><> C.对数模式下预估冲击程度:

<><>以相对应的经济衰退程度来说,台湾在2003年第二季受SARS冲击而经济负成长约3.08﹪;而该年的后续累积负面影响在0.37﹪。因此本组粗估H1N1疫情对台湾的「季」经济影响约为0.31﹪,对全年影响约0.03﹪。

<><>

<><>、因应H1N1疫情登台的经济对策建议

<><>作为特别预算的政府举债支出

<><>我国已经有抗煞经验,在SARS期间,行政院就曾经编列有新台币500亿元的特别预算,作为各部会防疫工作之用途。本组预估H1N1的影响规模甚微,需求额度应在50亿到100亿之间为度。

<><><><>资本移动与汇率变动只会在初期有短暂影响,主要是恐慌心理下的抛售国内资产所致。然而热钱的进出,也只是在比较国际间「谁的恢复力比较强」以及「谁的恢复速度比较快」。相对而言,并不是主流的炒作题库。

<><>

<><>五、防疫如演习,救灾是作战

<><>以「医护遮蔽率」做为先行防疫指标:

<><>我国人口分布以西北部为重心,城乡差距甚大;医疗资源分布亦非常不平均。城市与都会区的生活机能健全,外来人口多是具备旺盛生产力的青壮年,受扶养人口则留居一般都市与农渔村。人口拥挤的都市会最先遭遇流感,其次是具备观光价值的景点都市,最后才是人口密度最低的农渔村。考量H1N1有全面传染的可能性,建议政府预先做妥善的医疗人力配置;农渔村向来缺乏医护人口,必要时的请救近之人力资源协助,包括:驻地军旅营区、就近之大专服务社团、民间医护诊所、急救执照人士。各县市应建立有动员名册、动员整编梯队册、工作计画、行前教案。过去招商不良的公共造产,多有建构已成却因县市财政拮据,未支付工程款的可验收工程,应可协调由中央政府信用担保,酌予徵用为疫情恶化之防疫物资基地与动员集合点。务求每位国民都能享受均等的「医护遮蔽率」。

<><>以「医护沦陷率」做为主要防疫指标:

<><>本驵以对数函数作为「H1N1疫情趋势」的推估,然而真正能作为疫情「恶化程度」的指标,则是「医护沦陷率」。这代表的是在治疗过程中,累积计算的医护殉职人员统计。以SARS为例,「医护沦陷率」在疫情前期会超越累积的致死率,在后期则落后致死率,「医护沦陷率」趋缓,才是疫情获得有效控制的真正讯号。

<><>以「医护续航力」做为后续防疫指标:

<><>若是历经超过一个月都未见H1N1疫情获得控制,政府就要严肃考虑物资调配的下一个步骤。这代表一方面医疗沦陷率持续攀升,治疗能力在逐渐流失,一方面医疗遮蔽率不足以抵抗疫情。人力与物资都出现短绌危机,则需要更广泛的国际合作。

<><>

<><><>

<><><>

<><>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